击败高通!华为海思逆袭登顶任正非芯片雄心曝光海思概念股名单来了

华为海思首超高通,高居国内市场第一。海思半导体让国内电子产业有了独立自主的底气。

华为海思成为国内手机处理器市场霸主

当前,中国正在与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进行“殊死搏斗”,中国经济面临新的考验。我们相信,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将是短暂的和有限的,疫情结束后,在积极的政策呵护下,中国经济将再度走上高质量、良性发展轨道。(作者张茂荣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一是保障峰顶信号覆盖稳定。为做好珠峰高程测量和媒体直播通信保障工作,中国移动在5300米、5800米、6500米三个阶梯海拔营地新建了3个4G基站、5个5G基站,一方面确保4/5G信源尽可能接近珠峰峰顶,减少无线信号衰减损耗,保障峰顶网络覆盖。另一方面,为登山线路不断优化网络覆盖连续性,通过阶梯基站,起到冗余备份作用,增强备份能力(如珠峰大本营的FDD1800基站,承担了6500米前进营FDD1800的备份作用,保障测量数据稳定回传)。在建设方式上,继承高原基建经验,采用三叉配重式抱杆固定安装,应对珠峰大风天气,在高海拔低温低氧环境下,人挑牛驮转运8吨建设物资,徒步铺设25公里铠装光缆,提升抗损毁能力、降低生态影响,油机备份、双机并联保障基站电力供应,确保网络稳定运行。

从麒麟910开始,到麒麟990 5G芯片,海思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之路,不但成为国内最强的半导体公司,还是华为手机跻身全球第二的关键性力量。

海思半导体让国内电子产业有了独立自主的底气。像安防、电视芯片,华为几乎处于垄断地位,占据近七成的市场份额,帮助海通卫视、大华股份在安防行业取得领先。海思的机顶盒芯片在2012年开始大量铺货后,仅用一年时间就拔得市场头筹。在光交换、NB-loT以及车载领域,华为也站在了世界前列。

虽然遭遇失败,但海思的转折随之而来。彼时,华为与中兴竞争激烈,中兴选择与高通合作,一起研发CDMA基站和手机产品。作为当时最大的基带芯片供应商,高通与中兴合作,让华为感受到了威胁。当时华为选择依靠自己,技术核心王劲从欧洲被调回海思,负责研发,第二年初华为便推出了自己的基带处理器巴龙700,这也是大名鼎鼎的5G基带处理器巴龙5000的先祖,如今巴龙5000早已领先高通的X50。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历史节点,也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反映时代精神面貌、聚焦现实生活的现实题材剧目势必占据荧屏主流。”电视剧司负责人说。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芯片更是广泛用于电脑、手机、家电、汽车、高铁、电网、医疗仪器、机器人、工业控制等各种电子产品和系统中,芯片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某种程度上可以这样说,谁掌握了最核心的芯片设计、制造技术,谁就始终掌控着通信行业的霸权。

目前,海思旗下的芯片共有五大系列,分别是用于智能设备的麒麟系列;用于数据中心的鲲鹏系列;用于人工智能的场景 AI 芯片组 Ascend(升腾)系列 SoC;用于连接芯片(基站芯片天罡、终端芯片巴龙);其他专用芯片(视频监控、机顶盒芯片、物联网等芯片)。

海思芯片目前大多用于华为手机,其他品牌手机多用高通、联发科产品。从当前来看,海思成功的战略意义不在于供应全体国产机,而在于有海思的芯片在,美国就不会轻易断供处理器。正如所言:中国不能掌握的技术,才有成为天价的可能。

近几年智能手机市场增量有限,甚至今年受疫情影响手机出货量出现了大幅下滑,相比2019年一季度减少44.5%。根据极光(Aurora Mobile)的统计数据,在整体销量受阻的前提下,华为手机市占率进一步扩大,从2019年一季度的28.7%快速上升至2020年一季度的36.9%;苹果市占率保持稳定,而其他安卓系手机占比下滑较大。

三是制定多用户并发场景下的分级保障方案。一般情况下,无线网络单用户性能会随接入用户增多而下降,考虑到本次珠峰重测和峰顶直播的重要意义,特为国测一大队测量数据回传和媒体峰顶5G直播开”特权”。一方面,在网络侧为国测一大队测量设备和央视总台、新华社的直播设备配置业务等级更高的USIM卡,优先保障测量数据回传和直播期间良好的网络性能。另一方面,为央视总台、新华社开通5G SA USIM卡,将直播设备接入5G SA网络,享受更高的上行速率。

芯片需求量极大,是中国的战略物资

虽然海思半导体很早就成立了,但直到最近美国发动针对华为的封锁行动,才正式让大家广泛认识了华为的这个plan B。

据了解,本次测量登山队通过携带的觇标、GNSS接收机、雪深雷达、重力仪等设备,完成了测量作业,为精确测量珠峰高程采集到了关键数据。本次登顶测量是此次珠峰高程测量野外测量的最后一个阶段,今天的登顶成功也意味着野外测量任务的圆满完成。后续,通过分析采集的有效数据,将精确测定珠峰新高度,测量成果可用于地球动力学板块运动等领域研究。同时,精确的峰顶雪深、气象和风速等数据,也将为冰川监测、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

2002年,华为和思科开始了十年的对簿公堂,那时的任正非已经开始意识到不能一直依赖美国芯片了,可能那时已经萌生了创立海思的想法。说到海思半导体,不能不提2个人:何庭波、王劲。

消费增长动力足,超大规模市场优势进一步突显。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和民众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巩固,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7.8%。当前,中国消费发展正在步入新阶段,居民消费能力快速提升,消费升级态势更加明显,中高端消费需求不断释放,给世界各国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从中国经济、人口发展趋势看,未来这一市场还将继续扩大。2019年,中国人口总量突破14亿,城镇新增就业1352万人,7年来新增逾9100万个就业岗位,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突破60%,这些都将为投资增长和消费扩容创造巨大空间。目前,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世界最大,中国成为全球最具成长性的消费市场。

二是保障峰顶高速率上行能力,满足测量数据回传、高清甚至4K视频实时回传和多路直播需求。无线网的传输速率与网络制式、信号质量、部署带宽、终端能力和数量密切相关。在网络制式上,4G开通2*20MHz FDD1800、5G开通2.6GHz NSA/SA双模,发挥各类终端能力,其中为本次保障开通的5G SA模式较目前商用的5G NSA网络,终端上行速率提升一倍。在信号质量上,采用多种技术手段(如4G FDD1800基站全部采用21dBi高增益天线,对前进营地5G 64T64R基站设备Massive-MIMO天线进行波束赋形),将信号能量集中对准珠峰,有效提升峰顶4/5G信号强度。同时,根据央视总台、新华社直播设备特点,制定主备方案,在前进营地5G基站开通100MHz带宽SA和160MHz载波聚合带宽 NSA,双模制式、双核心网保障,网络与终端密切配合,确保峰顶5G上行速率性能。

近期,海思半导体表示向外部开放旗下芯片,显示出海思在产品的产量、良率、成熟度的稳定性上有很大提升。2019年12月举行的深圳电子展上,海思营销总监赵秋静透露了海思向行业外部销售芯片的开放战略。今年,EE|Times官网报道海思半导体在公开市场上发布了4G通信芯片,这正式表明华为IC部门已向外部开放芯片供应。

创新发展能力强,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涌现。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持续推进,中国创新能力持续提升,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新动能。2019年,中国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第14位,比上年上升3位;中国发明专利申请量140.1万件,连续9年居世界首位。在科技创新带动下,中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带来众多新的经济增长点。2019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8.4%,规模以上工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8.8%,分别快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2.7和3.1个百分点。

从具体题材看,聚焦公检法领域的《决胜法庭》《精英律师》、表现房产中介的《安家》、对准公关行业的《完美关系》等行业剧再掀荧屏“职场风云”;《我在北京等你》《下一站是幸福》《还没爱够》《如果岁月可回头》《冰糖炖雪梨》《我不是购物狂》等都市情感剧,或聚焦中年危机,或书写青春梦想;《一个都不能少》《绿水青山带笑颜》等展现了脱贫攻坚的成就。

数据宝曾发文介绍华为与大陆最大芯片代工商中芯国际的合作,分析了面对美国贸易大棒时国内半导体行业国产替代的趋势。在华为海思快速发展的时机下,海思国产概念股也有望受益。

四是保障端到端通信链路畅通。在保障区域,中国移动对传输链路进行7*24小时强化巡检,在珠峰沿线,对177公里骨干链路和节点机房进行加固升级,在跨省、跨区域的传输大动脉以及核心网保障上,制定了完善的冗余备份机制和高效的运行维护方案,其中西藏到四川SA核心网的跨省传输链路专门配置了四重备份路由,确保万无一失。

据“中国视听大数据”统计,今年第一季度相较去年第四季度全国有线电视和网络电视用户日均收视总时长上涨22.7%,每日户均收视时长增长半小时。

海关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进口芯片共耗费了3055亿美元,远远超过了作为战略物资的原油。

海思半导体反超霸主高通并不是一帆风顺,去年海思的市占率一度还远远落后于高通。去年一季度,高通市占率高达48.1%,同期海思虽然位居第二但市占率仅为高通一半,差距很大;然而到了四季度,海思虽然还是落后于高通,但是差距已经急速缩小到1.3个百分点。虽然海思追赶速度很快,但此次反超高通11个百分点还是让人惊叹不已。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上不断取得突破,对经济增长的引擎作用不断强化,信息技术产业已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先导性、战略性和基础性产业。目前,数字经济、网络经济、平台经济、共享经济、智能经济在中国蓬勃兴起,信息化、数字化已经内化为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内在生产要素,中国经济正在由“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升级为“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

此外,在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抬头的世界经济背景下,中国外贸也取得了较好成绩。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外贸继续保持增长。以人民币计算,2019年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比上年增长3.4%,其中出口增长5%,进口增长1.6%,实现了外贸稳中提质,为“保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2020珠峰高程测量通信保障中,中国移动立足”四个保障”,确保了珠峰测量数据和直播影像回传全流程稳定畅通:

根据CINNO Research最新的月度半导体产业报告显示,华为海思是中国手机处理器市场第一季度出货量唯一保持增长的主要品牌。海思的出货量为2221万片,同比微增,首次超过高通,以43.9%的市场份额正式成为国内市场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处理器品牌,反超高通11个百分点。高通、联发科、苹果分列二、三、四位,分别占据32.8%、13.1%、8.5%的份额。

海思概念股持续受益国产替代

华为海思虽然在芯片设计端打开了局面,但是国内芯片代工产业还比较落后,目前海思大部分芯片还是由台积电代工。

证券时报·数据宝统计显示,华为海思概念的15只互联互通股中共9股年内受到北上资金加仓,其中移远通信被加仓6.63个百分点排名第一。

2013年,海思在巨额的研发投入后,终于实现了盈利。在王劲带领下,基带处理器之外,海思在手机处理器上也实现了突破。2014年初,海思发布麒麟910芯片,第一次将基带芯片和应用处理器集成在一块SOC(系统级芯片)里,工艺也升级至28nm,追平了高通。然而就在这一年,开发部部长王劲因心脏病发,突然去世,海思痛失大将。

海思芯片得以扩大份额,还得益于华为手机的大卖。据CINNO报告,2020年一季度,华为手机采用海思处理器的机型份额达到了90%,主推机型中采用麒麟990、麒麟820、麒麟985、麒麟810居多。

2004年,何庭波在任正非4亿美元研发费用的支持下开张了海思半导体,作为华为研发芯片的实体。海思直到2009年才推出第一款手机应用处理器K3V1,其采用的110nm工艺相比主流的65nm甚至45nm落后了足足一代多,一开始就遭遇了挫败。

sgweiming.com

Related Posts

Read also x